江西南昌换眼角膜有危险性吗,

当前位置: 文化 > 历史资讯 > 正文

江西南昌换眼角膜有危险性吗,江西南昌换眼角膜的医院,江西南昌换眼角膜手术费用

2017-12-15 14:05:01    国是直通车   参与评论()人

  山西晚报:从此真的就不再创作了吗?

  杜斌:嗯,一晃20多年,从未触碰。直到2011年老家的朋友到珠海游玩,当时我在珠海有一家太阳能公司。他们鼓动我再拿起笔写东西。也许是文学的种子早已植入我心,也许是我对文学从未真正死心,他们的一席话,惊醒了岁月的尘封,文学梦又重新红如火,粉如霞,肆意烂漫起来。我一个猛子扎下去,用12天时间,写了一个长篇《天边一片火烧云》。经朋友推荐,《黄河》杂志节选发表,后来又在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。

  山西晚报:那在2011年您算是回归文坛了。

  杜斌:呵呵呵呵。

  山西晚报:您写东西速度真快。

  杜斌:嗯,五六万字的也就两三天。

  山西晚报:是因为有了20多年的经商经验,写作题材由之前多反映乡村、部队生活变为商战风格的了?

  杜斌:对。天性的原因,我爱帮助人,好面子,又不会计算得失,所以常常被“朋友”们打得满地找牙。多年的商场风雨,让我看到了这个圈子的灯红酒绿,贪得无厌,无商不奸,尔虞我诈。我是商场里的一个另类。市场上商战小说不少,但大多流于表面。我对商场的感悟,使得我想写写商人的酸甜苦辣。经商的人要有做人的底线,要有商业道德,要用道德规范商业行为,要有所顾忌。同时,我还希望我的书能成为进入商场的那些菜鸟们的教科书。

  山西晚报:那您也是饱经沧桑。

  杜斌:但我初心不改,我是现实版的阿Q,带着伤仍保持乐观是我的人生态度。

  山西晚报:所以乐观地又拿起笔,开始写小说了。您这次的获奖作品中篇小说《天眼》写了多久?

  杜斌:《天眼》写了两三天,修改了一个多月。《人民文学》编辑杨泥和《黄河》主编黄风给了我很多指导和帮助。2015年《天眼》拿出来发表了。没想到获得了赵树理奖,我这个山西人没有白当(笑)。

  山西晚报:《天眼》讲的就是珠海太阳能商圈里的故事,人们互相算计,故事情节反转无数回,“商场如战场”这句话在这本书里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是您的亲身经历吗?

  杜斌:有人物原型,比如书里心术不正、号称自己开了“天眼”的主人公张高美,老谋深算的刘成等人物,我在珠海经商时,身边有众多这样的人物。但《天眼》毕竟是小说,为了让它更富戏剧性,也虚构了一些。比如贯穿全书的那个声音,就是张高美一做坏事就会接到一通电话,而电话那头就会有一个有点熟悉,沙哑,雄浑,又带点三千年的沧桑的声音,其实那是老天爷在给他打电话。我就想说人在做,天在看。不过,遗憾的是,在商场上,取得成功的常常是像张高美这样的没有道德底线的人。没办法,这就是生活。

  山西晚报:《天眼》是您最满意的商战小说吗?

  杜斌:从2011年再次拿起笔开始,我写过不少这方面的小说,比如《螳螂谣》《天生我材必有用》《无形刀》《投标前戏》,也有长篇。《天眼》只是其中的一部,我个人更喜欢我的短篇小说《投标前戏》。

  山西晚报:最近还在创作商战小说吗?

  杜斌:是的,正在写一个新长篇。还有部作品《天上有太阳》已被评选收入“三晋百部长篇小说经典”,近期就出版了。

  山西晚报:在文坛跋涉这么多年了,说说自己的感受吧。

  杜斌:转眼几十年过去了,我知道文学早已深入我的骨髓,成为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我这个人爱好广泛,圈子较多,文学的、商业的、教育的、书画的、收藏的、摄影的、消防的。但文学圈子是我的最爱。在这里,我可以不受制于人,虚拟世界,海阔天空,纵横驰骋,铁板铜琶唱大江东去。

  山西晚报:还是要在文学圈里执著下去。那带着您最满意的 《投标前戏》参评下一届“赵树理文学奖”吧。

  杜斌(笑):《天眼》得到认可就可以了,我只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到我的商战题材作品,能从中领悟更多,守好自己的道德底线是每个人应该意识到的、做到的。

关键词: 元宵 汤圆 童子 欧阳修
分享到: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 

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